761798118

窗外

窗外是阴沉沉的,我不知道自己这是第多少次站在窗内看窗外了。时间过的真快,不知不觉到这里六年了,六年的岁月,看过几多日出日落,送走迎来了不少的领导同事,听了几多次的风雨声。

很多年前,我和老哥去赶集,常常会路过我现在工作的地方,看到马路边这么不起眼的建筑,感觉的有点儿神秘。没想到多年以后,我居然每日四次的出入这个曾经让我感到神秘的地方。

刚来时在三楼办公,到后来调整到二楼办公,如今又调整到一楼办公。从三到二到一,我常常会在百无聊赖之时站在窗口望窗外,站在每层楼上看到的风景是各不相同,视野在随着楼层的降低而缩小。一次闲聊四哥说:从前下班早了吃过晚饭我可以坐在小卧室的窗台上看日落,如今听住小高层的同事说,她家住11层都看不到日落啊。是啊,现实生活剥夺了自然界赋予我们的最美风景。后院里有一片菜地,如今已是光秃秃的,看不出一丝的生气。在夏季时,这片菜地可真的很养眼的,茄子、辣椒、西红柿、豆角、大葱、小白菜;红的、绿的煞是好看。闲暇时我也会溜达到后院摘几个西红柿来吃吃,或是看看那些蔬菜快乐的成长。

孩子一日放学回来晚了,问原因说是被当做苦力拔菜挖地去了,小家伙一脸的疲惫与快乐。“挖地”?这小家伙在家里养尊处优的,连双袜子都没有洗干净过,还能挖地。“是真的,妈妈。我还拔了两棵很漂亮的白菜准备拿回来让你看看,结果被别人偷偷拿跑了!”孩子很认真的说。我的孩子不是一个懒孩子,是我太过于娇惯了,干点小活,这孩子还是很利索的,她说的话我还是能够相信的。“我们学校里有一小块菜地,种了一些菜,没课了老师就可以去摘菜。”孩子唠叨着。这是我所知道的,一次孩子开运动会,我去看时还看到豆角爬在了树干上,西葫芦结了挺大的一个。一块菜地,一处风景,也算是教师们休息的一个好去处。下课晚了来不及买菜,随便摘一些回家就做饭,什么也不耽误,可见学校的管理还是十分的人性化的。

后院的菜地里的茄子长成了紫茄子了,一看都知道是老的能打籽的老茄子。在茄秧上掉搭着,这个季节的茄子的确已经是没有人吃了,可如果是放在自己家里的话,也不可能让茄子老这个份上,早就摘回去晒茄干了。如今的这些老茄子完完全全的是浪费了。每透过窗口看那七倒八歪的茄秧和那老的能打籽的茄子,心里都很郁闷,为什么东西姓了公就无人管了呢?自己家的一针一线都要认真的收藏,成了公家的就应该闲置浪费吗?

大院里堆满了黄橙橙的玉米,农机公司承包给了私人老板,收获的玉米棒子堆满了大院,大型作业的农机锈迹斑斑,几年前搞得红红火火的农机公司如今成了烂铁一堆,农机补贴混到手后,后续工作就成了烂摊子,如今只能靠外包挣承包费了。

夏天的时候看绿叶,初冬的时候只能看光秃秃的枝了。坐在办公室里听同事聊天,一说一笑之间就是几十年。几十年的感觉就是皱皱眉、笔尖划过纸面。突然之间才发现曾经的笑话已经成为如今的经典。当时穿开裆裤的小屁孩如今成为了往事的叙述者,从记忆中寻找消失的往事,窗里窗外,春夏秋冬,如此的往复不知道要持续多少年。

 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