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61798118

 很久没有动笔了,空间里已落满了灰尘,每次打开总有种不知道从何处下笔的感觉,我把这种感觉叫做懒。因为我很少能让自己安静下来,工作忙完一件又一件,日子过完一天又一天。总之,我总是很忙碌,忙碌到一年到头了,居然不知在岁尾该给自己总结点啥?偶尔翻开去年摘录的一段话,中间有一句话颇让我深省,这句话是这样说的:有一件雕刻叫“三不”,一串三个猴子,一捂嘴、一捂耳、一捂眼。问摊主,老板答曰:“这叫不该讲的不讲,不该听的别听,不该看的别看。”显然老板是一个很精明的生意人,他知道面对什么样的主顾应该推销什么样的商品。人的嘴巴是用来说话的,什么是应该说的,什么又是不应该说的,这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。因此说话的这个度是很难把握的。古人有“祸从口出,病从口入”这一忠告,但我们往往仍然忽视了嘴出祸事的这个发源地。耳朵是用来听的,捂住耳朵只能是假装听不见。有很多的时候,你不可能假装听不见,因为大家都听见了,就你自己听不见,莫非你自己有耳疾吗?有人曾说:盲人的世界是最光明的,虽然他们不能用眼睛去看世界,但他们可以用心去感受世界。我常想:女娲造人赋予了我们一个完整的肢体,难道就是要让我们用完整去适应残缺的世界吗?会说、应说假装不说;能听、能见,视而未听、未见,这是何等悲哀的事情。岁末了,我想说点啥,可是我不敢说。我常会在百无聊赖时闭上眼晴,可也却因此迷失了方向,居然会在睁大眼睛时,撞在了广告牌的铁杆上,瞬间眼泪模糊了眼睛,也许这就是我们的悲哀吧! 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