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61798118

随笔(11月3日)

近日里,天气阴晴不定,连着两天的濛濛细雨之后,便刮起了风,深秋的日子,没有风便如春天,有了风便似严冬。

雨停了之后,山便变得清晰起来,也许是看到了晴天的那一瞬间,心也突然的晴朗了吧!近三个月来,我没有好好的休过一个周末,休息的时间都消耗在了驾校练车上。三个月的时光想来有多么的漫长,可走过了才发现,真的是不知不觉的就熬了过来。立秋的那天我们分的车,马上立冬了,我仍然在科二耗着,一个季节就这么在等待中过去了,掌握的怎么样,学得如何,掌握的多少都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我居然就这么坚持走过来了。教练说:看山累死马!那是再说骑马看山,我是坐看闲山,累不死马,自己也没有觉得累。

从树叶碧绿到树叶落尽,如果只是静坐等待那该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,可忙碌之后并没有觉得那是多么的漫长。人们常说:生如春花绚烂,去如落叶纷飞。人生又有几人能活得如此明白,如此洒脱?家中的文竹第一次开满了花,八年的孕育等来了今年最美的绽放,本以为能够结籽,可细细看过枯萎的花朵之后,才发现结籽已是无望。小妹还说如果结籽了,记得给她几颗种子她也种种。不知不觉结婚已经十三年了,感觉日子没怎么过怎么就过了十几年,曾经那个哭着喊没人和她玩的假小子如今也已亭亭玉立,会思考会反驳,会有自己的朋友群。春去秋来,年复一年,日子就在不经意间流逝,突然一天看到了日盛的同事才觉得我们是老了,那珍藏的老照片将我们的青春锁住。曾经的落魄现今仍会提及,不过那已经成为了一段美丽的往事。谁说往事不堪回首?

俗话说:文似看山不喜平,可写作了这么久,我发现自己越写越淡了,没有了激情澎湃,没有了撕心裂肺。有的只是流水般的舒缓、平淡。有时想想,自己是不是太不适合做此类的工作了呢?文学创作是不是也需要一种创作的冲动和激情呢?前日里,单位里一同事创作的诗歌获得了市上征文的一等奖,那言语中流露出的喜悦真的是难以掩饰。曾经我也曾得过奖,如今想来,我怎么就没有他的那份快乐呢?工作的压力、生活的压力,已经使我们忘记了什么时候自己曾近开心愉快的笑过,假装着文明人的那份矜持,其实在受了委屈时,我也好想像阿Q似的骂娘,像个粗俗的山民似的利用最原始的方式发泄心中的愤怒。因为心中积存了许多的怨恨,因此总感到步履沉重、身心疲惫。我向往大山、向往草原、向往蓝天下一望无际的大海,想坐在林间听松涛,站在草原看羊群、坐在海边看日出、听潮起潮落,可总是有那么多的不可以阻挡着我草拟的行程,让梦想一次又一次的变为空想。

年终考核临近,却突然没有了形势逼人的恐慌,或许是前几年的高血压让我们的神经变得麻木,反应迟钝了吧!本来就没有办公的电脑,因此自己便越发的懒散了。明日立冬,立秋的时候分的车,马上立冬了,我却仍在科二倒库,学友们马上考科三、科四了,我仍然留在凉亭里迎来送往这一批又一批的新学员。起初很恼火,可等到现在也就不恼了,已经如此了,又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呢?等到我考过科二,学友们可不都已经拿上驾照了。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去定义自己,尽管我在努力,我也能感觉的到自己点点滴滴的进步,但我的进步远远不能超越教练的目光。如今想来,那又何必呢,既然人家不看好你,你又何必去难为自己呢?我们活着难道仅仅就是为了一句别人的认可和赞美吗?想通了也就不再着急不再气恼了,静下心来慢慢的等待吧,一切是否圆满,都应该会有个结果的。

三姨父住院了,颈椎还没有完全恢复,又做了膀胱结石的手术,人到了一定的年龄,疾病也就随之而来。想来健康才是最关键的。连着几日风和日丽,突然忘了冬天有多冷,孩子的期中考试也结束了,近两天在开运动会,一个学期过去了一半,一年也已经接近了尾声,日子过得真快,不知不觉就到了冬天。继续努力吧,为了拿驾照,为了年终考核,为今年收尾,为明年打算!(11月7日)

 

评论